当前位置: 首页>>教育视野>>资质认定>>正文

寻访身边的好学校(好校长)

2014年03月07日 00:00 添加人:   点击:[]

陈康金是谁?教育圈的人大多都听过他的大名。

他因“讲学稿”出名,他所在的东庐中学也因此声名鹊起,参观、考察者络绎不绝。但关于陈康金和东庐中学的真实形态,到底有多少人能说得清,还真有点拿不准。

这里不妨摘录两段文字,或可略解一二。

南京溧水之东,有山曰庐,谓之东庐,这里是百里秦淮河的源头。虽说林木葱茏,却因算不得什么风景如画而一直默默无闻。然而近些年,“东庐”声名鹊起,一再被人提及,且频率日高,只因为东庐山脚下有一所学校——东庐中学。

陈康金,东庐山脚下那所因山得名的农村中学校长。以农村中学校长身份成为公众人物的不多,但陈康金便是其中一位。全国优秀教育工作者、南京市名校长、南京市基础教育专家、华东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南京师范大学兼职研究员……尽管荣誉不少,但无论在什么场合,陈康金都保持着低调的行事风格。并非刻意,而是天性使然。在浮躁的世相中,他和他的团队一直保持着一种难得的安静、平静和沉静,至博至淳。

我们身在农村,乡土气是与生俱来的文化基因;我们热爱教育,书卷气是学校努力营造的文化氛围。乡土气与书卷气并重,是我们孜孜以求的理想校园形态。

■本报记者 时晓玲

在农村初中一待就是30多年,出名后依然选择留下;

农村学校条件不比城里,但庐中一些年轻有为的教师却不愿意离开;

教改中,一些新名词、新说法不断翻新,但他却反对制造新名词,抱定将“讲学稿”进行到底的信念不放。

这一切,究竟因为什么?

在各种大小不一的会上与陈康金不期而遇,总是一团和气地笑,打个招呼,并不多言,这样来来回回的次数多了,便邀约什么时候去学校看看。

自“讲学稿”问世,满打满算东庐中学出名已经十年有余,人来人往热闹的时候着实不愿意去凑热闹,归于平静了,倒真想去看看,耳闻毕竟不如一见。

新年正月没过,记者便踏上了去东庐中学的路。

发愿只做乡村教育

去学校那天,陈康金约好8:30去住处接我,见面一问,方知此时他已从学校打了个来回。他解释说,学校有不少农民工子女,父母出门上班时,有的顺便就把孩子带到了学校。所以学校从来不规定学生早上上学时间,因为这样会给家长带来不少麻烦。

给家长方便有时就意味着学校管理工作要加码。学校老师后来告诉我,有的学生因此早上6点多一点就到校,这时值班老师还没进校园,校长就默默补了这个空档。只要他不外出,每天6点多一点就会到学校四处转一圈,直到值班老师到岗,他才放心地去做其他事。

从住处接上我,陈康金没有直接去学校,而是亲自驾车上了与东庐山遥遥相对的无想山。他说,山下便是庐中,我们绕一个弯,先带你四下看看。不经意流露的话语间,有一份细心和体贴令人心动。

早春二月,车驶过的背阴处残雪犹在,但山上竹木的新绿已是清晰可见,含苞的红梅在枝头也开始按捺不住地争相朝外探头。陈康金说,他就出生在山脚下的村子里,小时候因为家里穷,十多岁就上山砍柴、挖药材卖钱贴补家用。1980年,陈康金从镇江师专毕业后,想都没想就放弃了当工程师的念头,选择回母校东庐中学教书,以便照应这个在贫困中飘摇的家。

刚回来教书的陈康金连教了3年全校最差的班,变弱班为强班的本事使他崭露头角,工作3年就入了党。正是这3年,让他对那些“后进生”和他们的家庭有了更深切的了解,使他在以后的办学中总能处处从农民的角度出发思考问题。以至于到现在,东庐中学虽然早已声名远播,他对这样的学生还是不离不弃。这些年,学校招收学区内小学毕业生,没有拒绝过一个年龄大、智力差或是被视为“差生”的孩子,学生还是当地的农家子弟,并且又多了些随迁务工人员的子女。

且聊且行,车很快下山,陈康金一指马路对面与几片农田为邻的房屋:那就是庐中了。

东庐中学原属经济欠发达的东庐乡,后随乡镇区划调整到县政府所在地永阳镇,因距县中心还有七八公里,无缘跻身于城区学校行列,如今虽已县改区,依然算是一所乡村中学。

陈康金说,有一个事实谁也无法回避,那就是在基础教育阶段,有三分之二强的学生是在乡村或偏远欠发达地区。当年,看到农民的后代在这所没有任何优越条件的学校里,亦步亦趋跟在优质学校的后面,靠大量做习题、拼时间和体力苦苦追求高分,最终还是败下阵来,他被深深地刺痛过。所以,陈康金的理想就是要轻负高质地成就农村孩子,为他们办一所不输城里的优质学校。

2007年,带着办学的困惑和思考,陈康金参加了全国初中校长第十期高级研修班学习。此时,这位乡村校长因为教育改革已小有名气。跻身于国内条件优越的各大初中名校与名校长行列,他不但没有丝毫的局促与抱怨,反而在不断观摩、研讨和学习中更加坚定了之前的信念。陈康金说:“我的思想是坚定的,因为无法享受优质教育更多的是农村孩子,所以一定要通过教改把农村学校办好,让农村孩子跟城区孩子、名校孩子一样享受同样的阳光。”

陈康金敢说这番话是因为有底气。自打1999年接任庐中校长起,他就坚持在学校倡导培养“爱生活、会学习、不缩水、营养全、有潜力”的“庐中学生”,并实现了学生无辍学、优质生源无外流、不分快慢班、无不开的课程、不加班加点补课赶进度、不买教辅书和练习册的“六无”学校形态。在“六无”形态下,学校探索出了一条教育观念新、教学方法活、学生负担轻、教学质量高的教改新路,形成了以“讲学稿”为载体的教育教学方式,减少了教师的无效劳动,减轻了学生因过重课业带来的身心负担,使校园生活回归了常态。东庐中学也因此由一所原来硬件差、师资差、生源差、质量差的“四差”学校,一跃成为一所方向正、质量高、特色明、在全国有良好影响的农村初中。

他是教师心中的偶像

随陈康金在校园里转了一圈,他很快就没了身影,知道他一定有事要处理,记者就和上午第三四节没课的徐城老师聊了起来。

徐城教数学,2001年大学毕业来到东庐中学,现任学校数学教研组组长。“不瞒你说,刚毕业那会儿我特迷明星陈慧敏,可到学校两年后,校长却成了我的偶像。”年轻能干的徐城一点不掩饰自己的想法:其实老师们记住校长的,不是那些豪言壮语,而是实实在在的一些小事。

徐城说的这些小事包括:刚来东庐中学时,学校老师大多都是当地人,说起方言来他一点儿听不懂,陈康金就在教职工全体大会上要求老师,不能因为学校只有一个客籍人就不讲普通话;工作第一年回老家过春节,是校长派了一辆车送他回去。那时,学校还在用手写体的讲学稿,文印室里堆着刻字的蜡纸、手推油印机,老师课前备课和学生预习统一步调,以讲促学。徐城说,这些事刻在脑子里,一辈子忘不掉。

跟着校长这些年,徐城感受最多的是两个字:感动。校长从不会拒收智力与行为习惯有问题的学生,老师因此增加了不少工作量,但每每看到校长总是笑眯眯地接纳生活中所给的一切磨难,老师们也就不再有怨言;碰到学校哪个老师病了或出意外住院,校长都会悉心安排人去轮流照顾,有时比家里人想得还周到;学校有肌无力的学生,校长会带头和大伙儿一起捐款;每年学期结束,校长不是急于在台上滔滔不绝地评高论低总结,搞的人灰头土脸,而是谆谆教导老师假期该如何健康生活。

这就是庐中的文化,有着家一样朴实而温暖的味道。

这些年,来参观的人多了,学校一些年轻有为的教师难免被人相中要挖走,但他们大多数还是选择了留下。他们说,跟着陈校长心里踏实。老师们说的踏实,就是校长能够在他们的人生规划和业务提升上及时给予帮助和指导。“校长说了,成就老师是他做校长最有意义的一件事。校长心里有老师,我们心里怎么能没有他。”

“讲学稿”得益于背后看不见的学校文化 一所原本普普通通的乡村初中,因为“讲学稿”而出名,而每每达到和接近南京城区重点高中的录取分数线,直至获得市级最高荣誉——南京市教育教学突出贡献奖和省级最高荣誉——江苏省基础教育教学成果特等奖。东庐中学一时充满了传奇色彩,人们也似乎把这里当作了觅取“真经”、包治教育百病的场所。

但陈康金没有因此头脑发热。他说,很多人到这儿来学“讲学稿”,可回去之后还是学不好,因为他们看到的仅仅是“讲学稿”本身,其背后整个的学校文化他们没学到。

这个“没学到”的东西在陈康金看来,才是东庐中学最重要的东西。

在校长办公室,陈康金递过来一本书——《我与讲学稿——一个中学校长的创新之路》,这是教育部中学校长培训中心会同文汇出版社联手打造的教育系列书系中的一本,可以说基本上阐释和还原了陈康金创建“讲学稿”前前后后的历程与思想。

“讲学稿实际上是一种融教师教案、学生学案、分层次评价练习为一体的、师生共用的探究性活动文本,是将国家、地方课程充分整合后的校本课程。其本质就是促进学生主动地学,教师积极地教。”这种“以人为本,教学合一”的教学改革意义远不止于诞生了具有实用价值的“讲学稿”文本,也远不止于使学校获得了优秀而稳定的教学质量。它的核心价值在于充分体现了素质教育的办学思想和方向,探索出了一条教育观念新、教学方法活、学生负担轻、教学质量高的农村初中教改新路。

陈康金说,现在教改的新名词、新说法不断翻新,这不是什么好现象。孔夫子几千年前就讲要“因材施教”“有教无类”,我们今天所做的,无非是在实践大家的思想。

————办学理念————

人性化管理也是生产力

许多来学校考察的人都问东庐中学有没有考核制度,我说当然有;问到每月的出勤奖是多少、怎么发,我说学校没有出勤奖,因为“出勤”这一块不考核,上下班也没有签到签离制度,中途也不查岗找人。我认为,根据东庐中学教师的工作状态,无需“狠抓”考勤。虽然在工作日里,也确实能时常看到有些教职工在“进进出出”,能偶尔看到教职工迟到赶路的匆忙脚步,但没人去攀比,也没人去苛责。

教育教学任务的繁重对教师来说是不言而喻的,客观上,教师并没有多少清闲时间,追求教学质量必须由时间来保证。而事实上,教师工作又是个“良心工作”,很难完全用时间来衡量。如果教师因一次“迟到”或“外出”而生发出扣几块钱或被说上几句的不快,带着怨气工作,那是一种怎样的效果?所以,学校管理该严格的就要严格,能宽容的还要宽容。我们把内在的职业道德、精益求精的工作态度看得很重,而把外在的、形式上的管理看得淡些。譬如学校对教师偶尔的迟到或其他小小的失误大都忽略不计,注重的是他们的精神状态、工作状态和发展状态。

“以人为本”是说到管理时用得最多的词,我始终认为,“以人为本”不能当作一种手段和方法,更不能把它当作一种技巧来作秀,来搞平衡,来息事宁人。说得白些,校长对待学校和教职工的态度就如同对待家庭、对待家人、对待自己的态度,那就是真诚的关心、呵护、宽容,无论这个家庭是否富有,主人是否有能耐。

这些年来,东庐中学形成了“无形约束,有效劳动”的管理理念。这里的“无形”是指尽量减少低层次、表面化的管制,少些怀疑,少些监视,少些指责,少些斤斤计较,使教职工心绪放松些,手脚放开些,使上上下下把真正的智慧和宝贵的精力用于实实在在、富有意义的工作中。“无形约束”,并不是一味迁就和放任,学校也有严格的考核,对教学事故、师德问题的处理决不手软。并且要把“事故”和“问题”作为成长案例来剖析,借以明白一个事理,完善一个人,教育大多数。我们说的“有效”是指追求事业热情的最强化,教学效率的最大化,研究效果的最优化,教师要学有所获,教有所获,研有所获。“有效劳动”的实质是快乐生活、务实工作,加速成长。(陈康金)

————名家观点————

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

办学校不是办工厂

透过陈康金的教育实践,特别是他的人格特质,我想到“办学校还是办工厂”这样一个命题。

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想法?我觉得,现在有不少校长不是在办学校,而是在办工厂。办工厂与办学校是不同的。办工厂靠的是严明的操作纪律、统一规格的产品、严格的科层制管理,靠的是扩大生产规模从而去占领更大市场……如是观之,我们的有些学校不也正是这么办的吗?

你看,不少学校靠严格刚性的纪律约束着师生,一册册规章制度抓在手里沉甸甸的,压得人喘不过气来;不少学校因为拥有多个校区不得不实行所谓级部管理,级部就像工厂里的一个个车间。不少学校不是靠有特色、有个性的教育来吸引生源,而是靠这些级部统一制造的“升学率”来维系着学校的声誉,吸引更多学生到学校就读,并以此来换取更多的学费。

可以断言,当学校越来越像工厂的时候,它离教育的本来面目也就越来越远。因为教育不是靠金钱来维系的,而是靠人性来激励的;教育不是靠制度来约束的,而是靠理解和宽容来化育的;教育不是靠规模来发展的,而是靠培育英才来积累的。

上一条:中小学校长科研、培训与自主办学现状调查 下一条:社会应加强对校长群体的关注

关闭


校址:安徽省合肥市金寨路327号(三孝口校区)邮编:230061 / 安徽省合肥市经济开发区莲花路1688号(锦绣校区)邮编:230601
版权所有@合肥师范学院 皖备案号 05003732号